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那些时光(组章)
编辑:周昱丽    2014-11-12 10:45:19    来源:山西日报

  寻找一棵树

  我在寻找一棵树。一棵长满叶子的树,一棵落光叶子的树。

  一棵小小的树,一棵长大的树,一棵最终慢慢变老的树。

  一棵树,就是我体内的一只虫子,噬咬着白昼和黑夜。

  一棵树,就是我生命里的一头怪兽,吞掉一个个开花的春天,

  也吞掉一个个结满果子的秋天。

  我在辽阔的原野寻找那棵树。

  我在群山莽莽中寻找那棵树。

  一棵树呢?最终却只留下满树的鸟鸣

  像一种存在。

  像另一种不存在。

  兰花花

  薄薄的月光穿不透薄薄的贫穷。

  一朵兰花花就拴住一个女人一生的爱情,几尺兰花花布就包裹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

  兰花花,开在沟渠边,开在堤坝上,开在山坡坡,也开在女人嚼了又嚼的梦里。

  兰花花,水一样清爽。

  兰花花,岁月一样忧伤。

  含一滴清清露的兰花花,噙一滴涩涩泪的兰花花,至今,还在遥远遥远的风里摇曳。

  摇曳,不是趋于残缺,就是臻于完美。

  杨家寨

  选择噤声,就是选择宽厚和旷远。

  那年,泛滥的河水漫过杨家寨,原本固若金汤的寨门敞开着,流金流银的日子敞开着,那棵古槐裸出的根须敞开着。

  时间只是稍微眨眨眼,富丽堂皇的历史就过去了。

  你选择了噤声!

  因为,那古老的碌碡还在,磨面房还在,一年一绿的草还在。

  爷爷的那条破船还在。

  奶奶的旧纺车还在旧月光里吱吱地响着、响着。

  你依然选择了噤声!

  那年,我背着寨子里的鸟鸣,怀揣白发老娘给我煮的两颗鸡蛋,出走。像躲避瘟疫,逃出一种不堪回首的贫瘠。

  你还是选择了噤声!

  噤声是一种秉性。

  噤声更是一种绵绵的谣曲,不绝,如缕。

  埋下身子

  埋下身子,贴近深深的内心。

  其实,叠加起来的忧伤,和叠加起来的幸福,最终它都等于或约等于圆满以及残缺。

  怀抱人间芳菲的圆润,我们就像站在心的塔尖,俯视原本的罪过。

  抱残守缺,有时候,也美丽得令人心颤。

  内心啊,它原本就是一泓清泉,有风无风,都一样波澜不惊。

  探究一种静水深流。

  探究一种不属于意义的意义。

  我们就得埋下身子。

  俯拾,远去的驼铃,和驼铃留下的一瓣一瓣的梦影。

  一个人在对面

  一个人?在对面?他是谁?相识?是缘。不相识?又何如?一个人?在对面?他是谁?微笑?转身。这个问题只能留给时间。时间会解答我们所有的陌生。一个人?在对面?他是谁?一滴泪?或一滴晶亮的阳光。转瞬?即失。

  那些时光

  那些时光,隔着一声薄薄的鸡啼,淡淡的,像雾,像烟。

  摇着拨浪鼓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推着小平车卖豆腐的叔叔;还有,提着夏日的蝉鸣一声紧一声慢卖冰棍的小姐姐。

  那些时光,隔着一片薄薄的星光,浅浅的,如梦,如幻。

  小小的贫穷,像肋骨上扎着的一个小小的刺、小小的温暖,像奶奶给我挠痒痒时那小小的疼。

  那些时光,隔着一层薄薄的尘土,飞扬着,飞扬着,就把半个世纪淹没了。

  我站在时光的这头,伸手去摸。摸到的却是

  ——厚厚的怅惘!

  一枚飘荡的叶子

  一枚飘荡的叶子,飘向哪儿去呢?

  梦里的小溪,没有纸折的小船,没有那座尖尖的桥。

  盈盈一握的小手,握不住一丝丝的暖;晶亮的大眼睛,觅不到一缕阳光的照拂。

  妈妈是一棵苦楝树。

  你是树上一枚苦苦的叶子。

  罪恶扼杀了天伦和爱。

  你在寻找那一声朦胧的虫唧。

  你在寻找久远久远的记忆。

  好大好大的雾,锁住了那座小小桥。

  这头,那头。咫尺天涯。

  妈妈,等着你

  ——回家!

  时间

  我用时间装满我的身体。

  有时,时间像沙一样漏下来。

  有时,时间又像泡沫,越积越深。

  一些时日,我用时间怀恋旧时光。

  一只光洁的杯子和一只斑驳的瓦罐,其实,它们唯一的区分就是光滑和粗糙。

  比如:我的青年和中年。

  时间它一样会把一些节点漏掉,又把一些节点堆积。

  也许,我会对一些事情不识时务。

  也许,我会对一些事情过于圆润。

  但,时间,它还是不容分说,如同秋天的落叶,填满我身体的各个部位。

  时间在我的身体里,就如同我身体里的一条河。

  时间在我的灵魂里,就如同我灵魂里浩淼的沙海。

  我用时间装满我的身体。最后,我的身体和灵魂都成了时间光滑或粗糙的一部分。

  月亮

  月亮那时候很亮,很亮的月亮俯视着人间。或者说,月亮就是一面透视镜,穿透村庄时也穿透屋顶和我小小的内心。

  我喜欢那时候的月亮。

  我喊着:月亮,月亮,出来。月亮就出来了。

  月亮像刚刚洗完澡,那么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月亮是我们这些村里孩子心中的神!

  后来,一年又一年,我只能站在城里的阳台看月亮,但再怎么看,月亮好像都只是别人的。

  别人的月亮还是那么又圆又大,却总少了一份清爽和洁净,像蒙了一层尘世薄薄的雾。

  月亮那时候很亮,月亮这时候也很亮。

  一种亮,亮在近处。

  一种亮,只亮在远处!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