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撰写“三个文化”作品的作家们
编辑:周昱丽    2016-03-16 17:11:48    来源:山西日报

  省作协多次组织作家开展“三个文化”采风活动。

  近年,省作协鼓励并组织我省作家研究和撰写有关“三个文化”的历史人物、典籍、事件等方面的作品。如今,以“三个文化”为题材的创作日趋丰富。数以百计的作品出版、发表。其中,一些优秀作品受到全国范围的关注.

  〖核心提示〗

  2014年11月,作家们陆续走进省城南华门,来参加一个“廉政题材文学创作座谈会”。从这时起,山西省内的作家们有组织地展开了一系列研讨、出版、采风活动,省作协鼓励并组织全省作家、诗人、评论家撰写和研究有关“三个文化”的历史人物、典籍、事件等方面的作品,深入挖掘,用文字发声。随后的一年多时间,作家们从自己的兴趣和专业出发,撰写了一大批有关“三个文化”的传记、小说、散文、诗歌、评论作品。以“三个文化”为题材的创作就这样日趋丰富起来。截至今年3月初,山西作家创作的《于成龙传》《陈廷敬传》《狄仁杰传》等历史人物传记、《中国战场之共赴国难》《烽烟平型关》等红色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和长篇纪实文学作品、《法治文化丛谈》等散文集共计30余部图书问世;还有数以百计的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这其中,有一些优秀作品,受到了全国范围内的关注。

  在作家身边,伸手够到的最多的物件,是书籍和纸笔。它们挨得那么近,几乎要和人的皮肤黏连生长在一起。所以,总有这样的人,将一张张纸涂满字迹,写下波谲云诡的历史中的故事,也总有那么多人,不知疲倦地书写思考与情怀。

  旧祠故址 尘沙未老

  省城南华门的秋末,省作协庭院里常常一地绛红褐黄落叶过去,又盖满一地,渐渐就同挽在墙壁上的藤蔓一般,收了声息。霜降过后,唯有一树落完了叶子的柿子还吊挂在枝桠上,活生生让人眼馋。2015年这个时节,笔者与同事们忙着编校一本“三个文化”采风活动的专刊。其间,将近40位作家书写了他们的行之所至。偶尔来得早,或者走得晚,或者因为爱极了南华门的秋天站在庭院中,心里顾念着作家们笔下关于旧祠故址的故事,那些寂寂沉没在历史尘沙中的故人旧地往事,忽而就让人生出几分追踪寻觅的念头。

  作家们的寻访始于这一年的夏末秋初。2015年8月25日,在五台县东冶镇东街朝元巷巷北尽头,30多位作家走进了徐继畲的旧宅。推开向南落坐的院门,也拉开了省作家协会“三个文化”专题采风的帷幕。从这次之后,先后共有70余位作家踏着古贤先烈的足迹,在历史深处听风,百善壁前思过。无论是站在岁月迁流中战火烽烟甩尾而去的山脊,还是伫立在乱瓦残片、荒草丛生、只落两袖风雨的旧宅故地,“三个文化”就不仅仅只限于一个书面名词,而生生地漾在每个人的心头笔尖,成为一种情怀。

  作家们书写的文字,像是起了一场风,吹去岁月尘沙。编排校对的时候,我们追着这场风,在徐继畲那座灰白色小小的四合院里,在坟草萋萋、鸟雀停留的栗毓美墓前,在廊柱斑驳、庭树沧桑的于成龙旧居,在绿茵若盖、碧瓦红墙的司马温公祠,在薛家祠堂的中庭,在裴度故乡陈廷敬故居,在被战火燃烧过的平型关山脊,看到风蚀雨侵的残败,寻找黄土掩埋的鲜血,感叹古人那一生的坚持,艳慕他们看待世界眼光的超前。有人用文字速写映在窗前的少年的脸,有人在屋内廊下逡巡驻足怀想当年。有人熟读典籍,讲为人、做官、治学的态度和操守。有人摘一朵野花,忆说战争。

  那些天的探访之行,作家们会时不时地遭遇一场阵雨,一阵过去,头顶又是晴空白云。山阴的古长城下起一股沙尘风,代县雁门关边又垂下一道彩虹。他们用指尖触碰过时间的斑点,也捡拾起古籍中的一些碎屑。古代廉吏清廉高洁的精神坚守,革命先烈追求真理的胸怀气魄,像历史下了一场阵雨,带着大家一起驻留雨中,和时间混沌一体。也像道光年间那块砖,横在堤坝之上,也横桓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蘸墨题流年 弄笔挥云烟

  

  山西作家圈里,从来都不缺乏会讲故事的人。我们常常在某一个时刻,因为办公室里走进来的一位作家,听到一些故事,顺手摘去从这些故事里面生长出的知识。

  著名作家张石山就是一位受欢迎的讲故事的人。许多次,他走进办公室,我们就看到故事的曲线从他的舌头上“长”出来。2015年,他讲的两个故事《清明无战事》和《六福客栈——小妇人艾伟德传奇》出版了。前一本书的出版,也托福他爱讲故事的癖好。它原是一个电影剧本,写完之后受到业内人士好评。然而,令人遗憾,电影的摄制计划中途夭折。但在一次偶然相遇的场合,他讲述“清明无战事”的故事受到出版社编辑的激赏,当下发出了稿约。而后一本书,将被我们忘记忽略的艾伟德,将在西方被写成“艾伟德传奇”的艾伟德,准确客观地讲述出来。让我们知道这位发声“我是中国人,我要和自己的同胞共赴国难”的女性,为我们做出了牺牲和贡献。这两个关于抗战的故事并没有陷入简单老套的抗战题材写作。拨开语言的枝蔓,从“历史的担当”到“文化的对抗”,张石山先生往思考深处多挖了几铲。

  历史融于我们的呼吸,我们也终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李骏虎的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共赴国难》在2015年引起了广泛关注。创作的过程并不太平。除了前期大量收集材料的辛苦外,在写完第一稿之后,他陷入了信心的低潮。一稿并不如意,然而他并无退路。放弃不仅仅意味着这部作品的失败,同时也对拓展他的文学格局是一个空前的打击。那时候,我们在微信上看到了他发布的自己要“闭关”的消息,希望亲朋好友在半年时间内不要联系,也不参加任何的社会活动。他托人从家乡带来六箱挂面,把两筐100多本史料搬到阳台上,给阳台的墙上挂了两张草帘子,把打印出来的资料和照片都用曲别针挂上去,每天凝望着那些历史的面孔,思考自己的思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也许,我们时常觉得作家抱怨孤独,更多的是一种炫耀。然而,孤独对作家们是友好的。它是一个放大镜,让作家们检视自己,放大材料,点燃思考。郭天印撰写《狄仁杰传》一年多时间内,拒绝了许多稿约,回绝了许多友情聚会,天地三尺间,电脑一台前,就是他与狄公神交的世界。

  收集和利用材料,也成为作家们思考的重点。为避免写成“资料开会”,周宗奇创作《范仲淹传》时,独自追寻传主一生的踪迹,历9省市29地现场采访,穿越时空与传主进行心灵对话,独特感受与深切认知尽在字里行间。墨子的传记太难写,作家陈为人先生广泛收罗资料,他找到了聪明的办法,有效地将思想材料转化为传记材料。钟小骏因了对陈廷敬的好奇,做了大量的资料储备,在写作的脉络中求证了人的价值。寓真先生的《法治文化丛谈》,和他的许多作品一样,收集到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这些闪光的资料,有些来自他比较容易看到的法院的档案,也有一部分是国家档案馆的材料。他旁征博引,条理明晰,梳理出一条山西地域内法治文化的流动脉络。在他的许多作品里,始终都有一种情结贯穿,他说他有一点理想,就是通过案件,让大家了解一下中国乃至山西的法治历史及相关问题,生发一些对我们司法制度改革、民主政治建设的思考。

  从2014年11月,省作协鼓励广大作家深入生活、用文字发声开始,以“三个文化”为题材的创作就这样丰富起来。为鼓励更多的作家写更多血肉鲜活的艺术形象,提供更多富含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都及时受到了关注和扶持。在2015年,作协先后召开了李骏虎《共赴国难》、郭天印《狄仁杰传》、糜果才《烽烟平型关》等5部作品的研讨会。除此之外,文德芳“寻访阳泉抗战遗址”列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家定点深入生活的名单。李德平《红星照耀北国:追寻红二十四军足迹始末》,陈春澜《罪为镜——服刑人员口述实录》等一批作品受到了重点扶持。《齐家抗战》《芦河游击队》《蝶变》《老兵,我不能只在纪念你的日子怀念你》等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产生了较大的反响。《司马光传》《杨深秀传》《于成龙传》等以我省历史人物为题材的传记文学弘扬了法治文化、廉政文化。

  走进去 走下去 走出去

  2016年春节,我们的伴手礼多了一件——书籍。这一年的假日里,出人意料的,手边一些新书,会被亲友们时不时地拿走几本。

  省作协创联部办公桌后面有一只小铁皮柜,里面放满了来自各市的新书。该部负责人闫姗姗把这些书摆放整齐,爱护有加。她说,那里的每一本书,都是作家们悉心创作的成果,每一本的出版都来之不易。

  2015年,是全省创作出版的丰收年。除了做好“三个文化”作品的出版工作以外,《三晋百部经典长篇小说》文库和《三晋百位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丛书》的出版工作也持续进行。截至今年2月底,已出版经典长篇小说10部,原创长篇小说2部,传记作品9部。《“山药蛋派”经典文库》丛书12本、《晋军新方阵》第二辑10本已经面世,《“晋军崛起”精品典藏》丛书20部正在紧张编辑之中。

  2015年,作家们访问山西各处陌生而熟悉的土地,阅读典籍书稿消暑补冬,收获了很多美好篇章。2016年,作家们还将走进五台山、平遥、云冈,亲近我省世界文化遗产,还要沿着汾河流域采访,深入了解和描写山西在环保、生态文明建设上的贡献;也要去基层采风,看看生态环境转型成就,新农村建设和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成果;更要走出山西,把作家们的新作介绍出去。还有,走向乡野土地去,走到外面的世界中去。

  南华门的庭院,被书香染就。春风款款,眼看吹绿枝头。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