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黄河专题
听考古队队长讲那“一座都城”的故事
编辑:裴芬芬     2016-05-18 10:17:03       来源:新华网

媒体记者一行到达陶寺遗址,有幸听到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队长何驽讲解陶寺遗址

初夏时节,站在临汾市襄汾县陶寺镇的一块高地向北远望,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绿色,那是一片葱郁的麦田。如果没有人介绍,谁也不会想到,在大约4300年前,这片土地下面竟是一个原始部落都城——陶寺遗址,也就是传说中尧的都城,更想不到它对于中华文明的价值和意义。

在陶寺遗址的南端,有一个展厅,是专门为展览在这里出土的文物而临时搭建的。展厅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沙盘模型,将这个都城的风貌展现出来,城墙、宫殿、贵族区、平民区、手工业区一览无遗。尤其是那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观象台,孤立在都城的南部,格外显眼。

“这就是陶寺遗址的全貌展示。我们所处的位置在遗址的南边……”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何驽,亲自为“华夏古文明 魅力新山西”媒体采访活动的记者们担任讲解员。

何驽向媒体记者介绍媒体记者介绍陶寺遗址发掘出的陶器

何驽是陶寺遗址考古队现任队长。“陶寺遗址的考古工作进行了快四十多年了,我是第三代人,也是第六任队长。”何驽戴着一顶灰色的棒球帽,由于长期的野外生活,53岁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

“陶寺文化遗址是一座都城,规模宏大,相当于四个北京紫禁城的面积。”何驽的介绍令大家啧啧称奇。

经过38年的考古挖掘,这里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一个彩绘龙纹陶盘,这被视作帝尧邦国的“国徽”;一片扁壶的残片,上面有中国最古老的文字;世界上最古老的观象台和圭尺,这象征着王权;还有中国已经发行的最早的乐器组合:土鼓、鼍鼓、石磬、铜铃……面对一件件文物,何驽如数家珍。亲身感受这些神奇的考古成果,兴奋写在每个记者的脸上。

“这里都是复制品,真迹有的在太原、北京的博物馆里展览,有的在中科院的实验室里进行研究。”对于每件展品,何驽给记者们详细说明它的价值和意义,很多文物都是他亲自参与挖掘的。

此前,我国最早古代文明遗址是商代后期的殷墟文化遗址。陶寺文化遗址比殷墟文化遗址,甚至比整个商朝都早了700多年,比夏朝还早了300多年。包括何驽在内的众多权威考古专家、历史学家经过研究考证,初步认定陶寺文化遗址和我国历史上记载的尧时代高度吻合,就是尧都,这把我国历史至少向前推进了500年,成为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最新的重要支点和基石。

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经用“三个一”,即“一座都城、一堆圣火、一缕曙光”概括山西在人类早期文明、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呈现出的“三大亮点”。“一座都城”就是指这里的陶寺遗址。

在如同巨石阵一样的观象台前,何驽站在观测点上向大家讲解了当时是如何借此测算节气,从而指导农业生产的。“掌握了观象台,就相当于掌握了王权,因为老百姓只能根据观象台测算出的节气时令进行农业生产,错过农时就会饿肚子。”

“能不能在这里建一个博物馆呢?”有记者向何驽提出这样的问题。在将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何驽一直被记者们层层包围,不厌其烦地回答着各种问题。“据我了解,有这种可能。”他回答说。

何驽向大家介绍陶寺观象台

2016年3月,在全国两会期间,时任临汾市市长岳普煜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透露,临汾将在陶寺遗址核心区建设陶寺遗址博物馆,集中展示“五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同时重现发掘出的最大墓葬,复原观象台、宫殿区,作为陶寺遗址博物馆延伸产品,凸显遗址博物馆特色;还要建设陶寺遗址公园,依托遗址保护区内天然存在的两条深沟建设史前文明深度体验园区。

与此同时,驻晋全国政协委员卫小春、谢碧玲等人也向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提交联名提案,建议国家从项目、资金、人才等方面支持山西,加强陶寺遗址保护利用工作。他们还建议教育部组织专家对历史教科书进行修改,明确尧舜禹时代为中华文明的起源,明确陶寺遗址就是帝尧都城,最早“中国”在山西临汾陶寺。

“我们仅仅挖掘了整个遗址中非常小的部分,接下来还有大量的工作等待着去完成呢。”临别时,何驽表示。

日近正午,采访远远超出了预定的时间,大家恋恋不舍地登上车辆。何驽一个人站立在车外送行,戴着那顶略显破旧的棒球帽。他还要继续在这座“都城”工作,挖掘更多未知的秘密。(完)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