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 新闻资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反邪专家蒋龙生 13年挽救512名邪教人员
编辑:胡耀宇    2017-10-11 15:23:24    来源:中国江苏网

  蒋龙生

  蒋龙生,现年51岁,江苏省海安县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先后被表彰为中华慈善优秀工作者、全国防范和处理邪教系统先进工作者、全省公安机关爱民模范、江苏省优秀人民警察、连续三届被评为江苏省反邪教教育转化专家,曾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2010年7月,江苏省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作出在全系统开展向蒋龙生学习的号召,2011年10月江苏省政府授予蒋龙生“最具爱心慈善行为楷模”称号,2015年,蒋龙生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

  2015年4月28日上午10时,北京人民大会堂。

  蒋龙生,作为全国三千余名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中的一员,身披绶带,出席了隆重的表彰大会。

  “聆听习总书记的亲切教诲,心情格外激动!那天是我从警27年来最兴奋的一天!”采访中,蒋龙生告诉记者,作为全国反邪教系统唯一的获奖者,党和国家给予的荣誉,不仅代表自己,更代表这一特殊群体;不仅肯定过去的工作,更鞭策自己面向未来。

  从警27年,有13年时间他奋战在反邪教工作一线,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满腔的工作热情,疏导教育、化解矛盾,先后挽救512名涉邪人员,资助11名特困学生,扶助18个家庭脱贫致富,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教育帮扶工作方法和机制,成为系统内公认的教育转化专家。

  从北京回来,蒋龙生说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而信心也更足了。面对复杂的形势和任务,他坚信,只要坚守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群众的爱,不断探索,勇于创新,就一定能开拓反邪教工作的新局面。

  奉献忠诚柔情铸警魂

  1988年从江苏省公安专科学校毕业,蒋龙生成为一名警察。

  多年来,在他任职过的乡镇,一提起蒋龙生,传到耳边的都是一句句掏心窝的赞扬。他总是这样,与犯罪分子过招,一副侠肝义胆,跟人民群众打交道,一番古道热肠。

  1993年,蒋龙生刚上任白甸镇派出所副所长,就依法惩治了横行乡里10余年的吴氏兄弟,百姓拍手称快。因为敢于打黑除恶,蒋龙生被百姓称为“铁血警察”。

  童年的艰辛生活使得铁血警察也有其柔情的一面。遇到孤儿、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特困家庭、涉邪人员……他总是主动上前“帮一把”,直至他们过上安稳的日子。

  1994年一天下班,蒋龙生牵着一个瘦弱的孩子回了家。孩子叫王士兵,幼年丧母,父亲刚在一起事故中丧生。事故处理完,蒋龙生拉起他的手说:“走,跟叔叔回家!”寒来暑往,这一“牵”就是15年。现在王士兵早已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医生。这些年,蒋龙生的妻子陈静已养成一种习惯:多做点饭,随时为丈夫带回来的可怜孩子添一双碗筷。

  蒋龙生总是看别人还需要什么,总是问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却忽略了他最亲的家人。2012年正月,从小待蒋龙生最亲的大伯生病住院,蒋龙生天天往医院跑,却跑进了另一个叫万稳社的病房。心直口快的大姐说:“你还姓蒋吗,对你有再造之恩的大伯你不照顾,对个外人却这么热心”。蒋龙生笑嘻嘻地说:“姐,大伯有你们照顾我放心,小万这边不是没人嘛!”

  36岁的万稳社身患强直性脊柱炎,长期瘫痪在床,父母双双去世,妻子绝情而去,仅靠低保和邻居照应维持生活。2011年10月,蒋龙生挂钩雅周金庄村时,和他结成了对子。此后,他便把万稳社当家人一样照顾:陪同就诊,最终确定治疗方案;安排住院,用基金支付医疗费用;手术期间陪同,天天让妻子煲汤……看到万稳社成功站起来,蒋龙生高兴之余,又在寻思着使其脱贫致富的路子。

  “有爱就有希望,幸福没有偏方。”这是蒋龙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对那些曾经深陷泥潭的痴迷邪教人员,蒋龙生也从不嫌弃,一帮到底。 

  2009年的一个下雨天,蒋龙生按惯例去各乡镇了解已转化"法轮功"练习者现状。来到李堡镇储某家时,蒋龙生看到80出头的储某夫妇躲在漏雨的土屋里,心头一紧。两人膝下无儿无女,仅靠低保维持生活。蒋龙生当场掏出身上的现金递给老人。回去的路上,蒋龙生一直在想给老人修房子的事。接下来,他东奔西走,找镇政府、去民政局,连同自己的工资为老人凑齐10000元修房资金。房子修好还没算完,逢年过节蒋龙生都会带上生活用品去看望二老,陪老人聊聊天解解闷。

  这些年蒋龙生的行为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身边的人,2010年3月,海安县防范办成立了以蒋龙生名字命名的反邪教爱心扶助基金,目前已募集近20万元。2014年,海安县公安局组建龙生志愿者服务队,已有650名公安民警加入其中,下设35个分队,为群众提供法律咨询、社会矫正、帮扶帮困等。

  躬耕荒漠爱心润枯蕊

  2003年,蒋龙生在海安县海北派出所任所长,县防范办的负责人找到他,“把你调到教育转化科来吧?”蒋龙生当时一愣。说实在的,那些矫正对象尽是些抓不上手、糊不上墙的痴迷人员,与他们打交道还真是没有经验。

  蒋龙生回头一想,自己学的是预审专业,这些人的灵魂被邪教毒化,需要有人挽救他们脱离苦海,重新回归社会,这与公安工作本质非常一致。于是就接下了这副担子。这一挑就是13年。

  “痴迷邪教的人往往是顽固分子,他们的心如同荒漠,做他们的工作,需要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丰富的法律知识和充分的心理学修养。”蒋龙生说,对这些人,既要一身正气,又要同情关怀,必须保持极大耐心,运用谈话技巧慢慢打开他们的心扉,才能滋润枯萎的心田。

  “我天天练功是在‘做好人’。”“什么是‘做好人’?”“做好人就是‘渡人’,是一种修行。”“那你帮助了多少有困难的人?”“呃……”这是65岁的"法轮功"痴迷对象丁某和蒋龙生的对话。

  2011年3月,蒋龙生应邀到外地,参与对丁某的攻坚转化。丁某痴迷"法轮功"多年,对自己坚持和相信的大法毫不怀疑,在一次次的谈心中,丁某终于被问得乱了阵脚。蒋龙生不急不躁,围绕“做好人”与丁某坦诚交流,向他讲述了自己多年来帮助他人的小故事,这些充满正能量的切身事迹让丁某听得张大了嘴巴。蒋龙生接着指出,练习"法轮功"非但不是“做好人”帮助他人,反而害人害己让大量群众家破人亡。

  “不知道你们从哪儿找的这么个人,一身正气的,讲也讲不通。”丁某气急败坏之下对蒋龙生这样评价。蒋龙生知道,老人心里已经有所触动,接下来的转化就不是难事了。

  “每一个‘老顽固’的成功转化,都是斗智斗勇的结果。”蒋龙生笑着说,教育转化工作是个“嘴皮子”活,多数转化对象心理病态、逻辑错乱,他们常常胡搅蛮缠,只能耐心和他磨嘴皮子,“有时心里也忐忑,但必须硬着头皮上”。

  2012年4月8日,蒋龙生赶赴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参与对南京籍痴迷"法轮功"对象张某的攻坚转化。毕业于南京某高校的张某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并带动父母妻儿一起修炼,曾经去往全国28个城市传教,影响恶劣,被判处8年刑期一直未转化;出狱后又组织多个“学法小组”,参与“发正念”“营救”等活动,被称为南京"法轮功"的“精神领袖”,事发后又被行政处罚3年。要转化张某这样历经打击处理仍激烈对抗的人,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

  顶着压力,蒋龙生与省攻坚小组其他两名成员一起迎难而上。“你跟我不在一个层面上,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不懂你不懂。”张某言语间满是对帮教人员的不屑一顾。就连最易奏效的亲情牌,在全家练功的张某这儿也行不通。转化工作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蒋龙生并没有退缩,每天谈话后他都认真回忆和分析当天谈话的内容,一点一点寻找破绽。在一次谈话中,张某与蒋龙生谈及人生修炼,他自负地说“人是由猴子变化来的”。蒋龙生抓住破绽,立即驳斥:“达尔文说人是由古猿进化来的,猿和猴子是不一样的物种,你读过那么多书,连这点都不知道吗?”张某懵了,讪笑道:“老蒋你懂的东西还挺多的啊。”蒋龙生笑笑:“不是我懂的东西多,是你练功练到脑子里只有"法轮功"这一件事了。”张某从此对蒋龙生刮目相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不能把转化对象当敌人,而要当成病人。”这是蒋龙生发自肺腑的话语。在得到张某的认可后,蒋龙生在接下来的谈话中不急于驳斥他的的修炼体会,也不强制性地布置作业,而是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与其谈话,肯定其思想认识中正确的方面,对其错误的方面予以剖析讨论。6月4日早上,张某一脸轻松地走进谈话室:“我该清醒了,被忽悠了这么多年,该结束了。”

  在转化工作期间,蒋龙生周六周日从不休息,一连八十多天,他一天不间隔地出现在谈话室,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用他坚韧的承受力和耐力拯救着等待救赎的心灵。

  回顾这些年的实践经验,蒋龙生把教育转化工作总结为“五字心法”——即“实、助、创、耐、准”。他将自己的工作经验写成论文与战友们探讨,并在座谈会上发言分享经验。近年来其发表理论文章6篇,并外出授课10多次。

  岗位创新转型成专家

  经过全国与蒋龙生一样的数万名反邪教勇士艰苦的工作,防范和处理"法轮功"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成效。但是,邪教组织无孔不入,“全能神”开始蔓延,严重影响社会安定。从2012年起,蒋龙生又把反邪教工作重点转到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全能神”邪教上来。

  海安县李堡镇当时是“全能神”的重灾区,多数群众文化程度不高,被邪教裹胁和欺骗。只有小学文化的冯某,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妇女,是个不懂正规教义的有神论者。她是蒋龙生成功教育转化的第一个“全能神”涉邪人员。

  “对这样的人,不能一味打击,关键还是要靠教育转化。”蒋龙生说。2013年1月5日,冯某拘留期满后,蒋龙生便启动法制教育班教育。虽然蒋龙生列举了大量有关“全能神”违法、反党的真实案例,但受“全能神”控制较深的冯某坚持认为,自己没有做坏事、没有害人,信“全能神”就是为了保平安、治百病,跟违法、反党、危害社会没关系。

  看到冯某家人对其总是放心不下,蒋龙生又打出了“亲情牌”。但冯某仍旧不为所动,甚至当其母亲来劝说时,竟绝情地说:“你当我死了算了!以后不要再管我。”冯某母亲当场被气得晕倒。

  蒋龙生立刻趁热打铁、步步紧逼:“你口口声声说信神可保家人平安,可你母亲都被你气晕了,你还怎么说?”“你发传单宣扬世界末日,12月21日早就过了,末日来了吗?你还敢说没有扰乱社会治安?”“你拉人入教,造成人家家庭不和,还敢说没有害人?”一句句直击肺腑的话语,说得冯某哑口无言。经过进一步的帮教,冯某终于打消顾虑,转化工作取得了胜利。

  冯某的成功转化,并未让蒋龙生感到轻松,反而深感压力巨大、困难重重。他发现,自己对“全能神”的教义和歪理邪说了解得还是不够。“门外汉对门内汉怎么行,必须进一步学习,提高反邪教的知识储备。”

  接下来的三个月,蒋龙生起早贪黑,认真研读《圣经》,选择性阅读了“全能神”歪理邪说的《话在肉身显现》等书籍,对基督教和“全能神”各自的组织、教义等有了更充分的把握。当2013年4月,海安县角斜镇再次冒出“全能神”聚会点,蒋龙生再次开办法制教育班时,可以说是有备而来、见招拆招。在4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成功转化“全能神”骨干7人。

  海安籍“全能神”骨干、教会带领常某是涉邪人员中痴迷顽固的典型,公安干警审讯5次,她或是蒙混过关,或是避重就轻,能使的手段一样不落。怎么能让常某彻底转化?蒋龙生了解到,常某和她的小舅妈关系较好。见到常某舅妈后,蒋龙生发现这位小舅妈60多岁,平时喜欢跳广场舞,看上去比常某还要年轻。在安排两人见面时,蒋龙生切中要害:“你说你信神是保健康、保平安,你小舅妈不信神,怎么比你还年轻,身体还好呢?”常某无言以对。自此,蒋龙生循循善诱,40多天的教义批判、心理疏导终于让常某幡然醒悟,交代全部违法事实,并帮助公安人员将南通小区“全能神”一网打尽。

  “多年的工作告诉我们,‘全能神’骨干及痴迷人员其痴迷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从其脑海中将这种痴迷、幻想消除,是亟待我们攻克的难点。”蒋龙生分析说,“近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还编造了对付反邪工作和审查其违法行为的资料,经培训的邪教人员,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而我们教育转化工作人员所具备的专业知识十分匮乏,加之对困难估计不足,容易望而生畏、半途而废。”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通过对“全能神”邪教人员的教育转化,蒋龙生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他说,首先要会做群众工作,善于通过交谈把握对象内心;做外围调查时,要从其亲友、邻居及村镇干部口中掌握对象的性格、为人处世等,还要掌握其在“全能神”组织里的职务、活动情况、内部交往等;相关的专业知识储备必不可少,要研读《圣经》,有选择性地阅读“全能神”歪理邪说。“只有准备了足够的工作能量,形成足够的精力和强度,我们才能给‘全能神’人员造成心理压力和震慑力。”蒋龙生说。

  从2014年开始,蒋龙生开始尝试针对“全能神”人员办法制教育班,从“全能神”组织反党、违法和现实危害性,到“全能神”是假基督,以及自身教义的矛盾之处,毫无保留,精细讲解,从而成为公认的全省教育转化“全能神”工作方面的专家。

  蒋龙生的不懈努力,不仅使他获得了诸多荣誉,更可贵的是使他成为一个净化误入邪教歧途人员心灵的忠诚卫士!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