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我与改革开放
改革开放40年征文 | 我家的“厕所革命”
   2018-06-15 11:03:54    来源:安徽日报

我的老家位于安徽省亳州市下辖的农村,与河南省鹿邑县搭界,自然很偏僻。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如今这里几乎村村通了水泥路。走国道,上省道,最后是平坦的乡间水泥路,一直通到我家门口。现在,每次开车回老家,走在这条笔直的水泥路上,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十多年前回老家的一次场景:那时候的我手拉着怀孕的爱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乡间小道。

最近,母亲经常打我电话,估计是想见我了,只是老人家怕我工作忙,所以在电话里从不提让我回家的事。想到此,我推掉手上的事务,在一个周末的上午开车往回赶。终于到家了,我把车子停稳后,发现家门口有一群人,我走近一瞧,原来是母亲正在买红芋粉,足足两大捆,我连忙帮着她往家搬,她说让我带一些走,剩下的给弟弟妹妹留着。

放下红芋粉后,我径直往房子东头走,那里是我们家原先的旱厕,作为在乡下长大的孩子,旱厕的滋味我非常清楚,尤其是夏季,“蛆乱爬,蝇乱飞”一点都不夸张。甚至后来婚后带着妻儿回老家,连上个厕所都是他们最纠结的事。不过两年前,老家已经通上了自来水,当时因为没有进行新村规划,下水道没法修建,所以“旱改水”也一直没动工。

正走着,转过弯,我眼前一亮,难道这就是新建的厕所吗?打开门一看,崭新的马桶、洗脸盆具一应俱全,空间也很大,真不比城里的卫生间差!我连忙拿出手机拍照,并发微信给爱人。起初,她回复一个疑问的表情,当我用语音说这是老家新建好的厕所后,她回复了一大串鼓掌的表情!

“这‘厕所革命’,这么快就到咱家了啊!”从厕所出来后,我对母亲说。“可没有下水道,怎么办?”我接着又问道。“这不要紧,墙外建了一个大化粪池,到时可以通过抽粪机解决。”母亲说。“哦,水冲式厕所用着习惯吗?”我又问道。“习惯,习惯!难闻的气味没有啦!以后儿媳妇和孙子回来,再也不用为上厕所发愁啦!”母亲高兴地说,“看我们家用着方便,你二伯家也在建。”

每次回家,我几乎都能看到老家发生的变化。农村的“厕所革命”,正在身边进行中!

作者 / 王飞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手机黄河新闻网
www.sxgov.cn